欧博充值:明朝故事一则:新婚之夜躲在床下偷听的窃贼

admin 5个月前 (05-29) 社会 50 0

明朝时期,安吉州(今属浙江湖州)有个土豪叫章守藩,儿子章国钦长大后,迎娶官宦人家的女儿司马氏为妻。

有个叫都五的窃贼,趁着人多,混进了陪嫁队伍,当夜,躲藏在新人的房间,隐蔽在床下,计划在夜深人静的时刻,伺机出来行窃。

当天夜里,新郎问新娘子:“去年冬天我就想完婚,你家为啥不同意呢?让我想你想了一年,如饥似渴的,只以为日子太难受了!”

新娘子说:“去年冬天我也计划出嫁,可是我的左脚生了恶疮,一直都不好,找郎中治疗了一年,现在还没有好利索呢,以是等了一年才出嫁。”

新郎又和新娘子聊一些家常,问她怙恃岁数,叔伯几位,都是做啥的等家务事,新娘子逐一作答。

都五在床下听得一清二楚,悄悄“影象在心”,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刻,他计划出来,却发现章家里里外外都点着油灯蜡烛,一直灯火通明,只好“匿不敢动”。

都五在床下时间长了,饥饿难忍,只好硬着头皮往外跑,章家人发现有贼,群起而攻之,把都五打得鼻青脸肿,章家人把他绑起来,嚷嚷着要报官。

都五苦苦哀求:“我确实有罪,然则我啥也没偷,再说了,你们已经把我打这模样儿了,也该出气了吧?

若是你们不报官,我一定有所回报,若你们一定要把我送去官府,我自然也有分辨的说词,官府不一定治我死罪吧?”

章家男主人章守藩不听,照样把都五扭送到官府,请求官府重办。

两天后,知府闻某最先升堂问案。都五突然在大堂上高声说:“小人并不是窃贼,而是郎中,章家新媳妇司马氏在外家的时刻,就得了恶疮,请我医治半年多,疮口至今还没痊愈,因此让我和她一起来,随时给她敷药。章守藩由于小两口反面,就要把我打发走,我讨要治病钱,章家不给,反而诬陷我是窃贼,请老爷明断!”

章守藩大为惊讶,说:“我儿子儿媳三天前完婚,没听说儿媳得了恶疮,也基本没有请郎中敷药这回事啊!”

都五说:“我若不是郎中,怎能知道你儿媳身上有疮?我若是登门偷窃的贼人,一定有偷窃的工具,你们不能空口无凭说我是贼吧?”

闻知府问:“你既然在新妇外家给她用药,肯定知道她外家的一些事情吧?你说来听听!”

这个贼都五影象力超强,于是就依据那夜在床下偷听的话,向闻知府说出司马氏怙恃的岁数,叔伯几人都做啥,打造妆奁的工匠都是谁,妆奁衣物首饰的数目等情形逐一道来。

闻知府见他说得清清楚楚,头头是道,不得不相信他被冤枉了,于是传唤新妇司马氏到官府大堂对质。

,

欧博网址开户

www.cx11yl.cn欢迎进入欧博网址(Allbet Gaming),欧博网址开放会员注册、代理开户、电脑客户端下载、苹果安卓下载等业务。

皇冠体育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欧博充值:明朝故事一则:新婚之夜躲在床下偷听的窃贼

网友评论

  • (*)

最新评论

文章归档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755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8
  • 标签总数:1285
  • 评论总数:395
  • 浏览总数:23318